客服QQ

206662024

影视剧宣传片配音创作技巧:把握节奏,贴合口型

作者:该文章转自互联网 时间:2016-07-10 点击:66次

  

导读

   当我们理解了原片演员的表演特点,抓住了片中角色的各种特征,让自己与角色靠拢,并努力幻化成角色之后,接下来就要靠我们准确娴熟的外部表达技巧把我们内心丰富细腻的运动与感受外化成片中人物的有声语言,去“还”角色人物的“魂”了。此时,贴合画面的外部技术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这是我们最终实现“还魂”的手段。它包括贴合角色人物的口型,贴合角色人物的行为,贴合画面的具体情境等等。

  一、把握角色的语言节奏,贴合人物的口型
  
  贴合人物口型,是影视剧人物配音创作中最基本的,也是最具特点的技巧,它集创作性的艺术与熟练性的技术为一体,是影视剧人物配音创作的基础。同时,贴合口型也往往成为影视剧配音初学者最大的拦路虎和绊脚石,成为话筒前紧张、失控的主要诱因,也是导致初学者心理负担重,无法完全进入角色的关键因素。所以,熟练掌握贴合人物口型的技术,是进入影视剧人物配音艺术创作殿堂的“敲门砖”,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1、贴合人物口型的长短
  
  与原片人物说话时口型时间的长短相贴合——当片中人物开口说话时,配音者也要开口说话,当人物闭嘴时,我们也要中断停止,从而使配音与人物说话同步——这是影视剧人物配音贴合口型的最最起码的要求,它的重要性和意义毋需赘言。
  
  (1)贴合口型的长短——把握有声语言节奏
  
  人们的有声语言,在具体的思想感情的支配下,在明确的目的的引领下,一定存在着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的不同声音形式的回环往复。或快或慢,或断或连,或一气呵成一泻千里,或字斟句酌辗转反侧,这种变化的反复出现,显现出有声语言的节奏。
  
  因此,贴合口型的长短,不是仅仅记着什么地方开始,什么地方结束就可以了,而是要在把握人物性格和具体场景的基础上,体会人物语言的节奏,调整自己的心理节奏的快慢松紧与之相合。接下来在初对原片时,再根据人物的口型动作、起始位置,对剧本台词进行调整,打破书面的标点符号,重新抱团归堆,以适合原片人物口型的长短。

傲慢与偏见配音

  
  比如英国影片《傲慢与偏见》中达西与丽琪的这样一段对话:
  
  达 西:如果想感谢,代表你自己好了。你的家人不会感谢我的,虽然我很尊敬他们,但是我只想到了你。你很爽快,不会笑我,所以请你告诉我,你的心情还和四月时一样吗?我对你的情感可是一如既往,但是只要你说一个不字,我将永远不提。
  
  丽 琪:哦,我的心情,我的心情……我真不知当时说了些什么。我的心情已经大不相同。事实上,和当时完全相反。
  
  从剧本上看,这段对话,达西和丽琪的台词句子都不长,但是如果我们拘泥于文字的标点符号,那肯定是对不上的。我们知道,《傲慢与偏见》展现的是18世纪英国上层社会爱情与婚姻的丰富图景。男主人公达西先生心地善良、为人正直,他深深地爱上了女主人公丽琪小姐,但是高贵的出身,万贯的家财,加之表达情感的含蓄深沉、理性隐忍又使人感觉到一种傲慢和冷漠,这使得丽琪小姐对他产生了误解甚至是反感。于是在四月的一天,当达西先生向她求爱的时候,丽琪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的爱情。这使得达西很受伤害,但是他依然默默地爱着丽琪,并无私地帮助丽琪的家庭避免了丑闻的发生。经过风风雨雨的很多事情,丽琪小姐消除了对达西的误解并且爱上了他,两位有情人终于冰释前嫌。这场戏正是在这样的情境下,达西先生与丽琪小姐在郊外散步,丽琪向达西表达全家的感谢之情,达西再一次鼓足勇气向丽琪求爱,丽琪含蓄而深情地答应了他。
  
  所以,这两段话,原片演员在表演的时候,长短快慢、语气神态并不一样。我们在对词的时候,就必须按照原片人物的语言节奏,重新归并划分。
  
  我们可以看到,在原片中,正是因为达西先生理性隐忍的性格,这场戏又是鼓足勇气、下定决心再次求爱,所以这段话达西说得节奏鲜明,“连多停少”,只是在“……但是我只想到了你。”的后面,有一个气口,停顿稍长,表现鼓足勇气、下定决心的内心变化之后,接下来“你很爽快,不会笑我,所以请你告诉我,你的心情还和四月时一样吗?”这句话,虽然有三个逗号,但一个顿挫也没有,口型很长,连续不停,我们在配音时也要一口气说出。
  
  面对达西的表白,女主人公丽琪小姐是含蓄而深情的接受,所以她的话节奏舒展,停多连少:“哦’,我的心情,’我的心情’……我真不知当时说了些什么。’我的心情已经大不相同。’事实上,’和当时’完全相反。”一共就三句话但却有七处停顿,每个口型都很短,甚至有的地方,如“哦”“事实上”“和当时”等口型只有一两个动作,我们在配音时就不能涨出来。
  
  (2)贴合人物口型的长短——台词剧本的编辑整理
  
  这一问题在译制片的配音中更为典型。一方面,不同国家的语言在表达相同的语意时,音节长短并不一样,这是客观存在。比如英语中的“早餐”一词:“Breakfast”,按照中文的听觉习惯划分就有六个音节,而汉语中“早餐”只是两个音节,因此,如果当原片人物用英语说“Breakfast”时,它的口型就比说中文的“早餐”长,也许,我们配音时就要说成“你的早餐”“来吃早餐”“我要吃早餐”等等。同样,英语中的“When”口型只有一个动作,而汉语却是“什么时候”四个音节,配音时只好采用抢口型或甩到画外等办法来处理了。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恐怕也不能要求每一个翻译都会配音或都配过音,也不能要求翻译出的每一句汉语台词都与外语原声严丝合缝。有时候,翻译只能按原片台词文本翻译而看不到原片,台词往往意思没有问题而与口型不符。比如“1 want to thank you again”,如果译成“我想再一次向你表达我的谢意”,意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作为一句配音的人物台词,与原片相比就太长了,口型肯定装不下,不如改成“我再次表示感谢”,口型会更合适。
  
  实际上,在诸如上海电影译制厂这样的专业机构里,在译配的工序中,是有一个叫做口型员的工作岗位的,专门负责台词与口型的核对整理。中央电视台的译制部门除了翻译外也有个责任编辑负责这项工作。但是在实际工作中,大多数时候是没有口型员和责任编辑的,即便有,他们的理解和语言节奏也未必与配音演员本人相一致,所以更多的情况还是要靠配音者自己在初对口型的时候,快速完成这项工作。在长期的实践中,也有很多配音演员积累了很多行之有效的贴合口型长短的经验方法,比如数数字——在对口型的时候,先按照人物的表演节奏,把原声台词当中的每一处停顿之间的时间长短,通过数数字大概计量出来,在按照这个大概的数字,在不伤害语意的前提下,组织相应长短的配音台词。
  
  总之,优秀的配音演员创作的主观能动性,还要表现为在不伤害台词原意的基础上,有意识、有能力、有水平地快速完成自己斟酌增删、加工润色台词的工作。
  
  还需要注意的是,随着录音技术的发展,现在的许多配音演员在录音时是可以通过耳机同时听到原声的,这对于配音演员更好地感受配乐和效果,更准确地找到画外或远景的声音位置帮助是巨大的,极大地提高了配音的工作效率。
  2、贴合人物口型的开合
  
  做好贴合人物口型的长短,只是影视剧人物配音贴合口型的基本要求,要想达到人物口型的精微贴切,更好地还原人物的音容笑貌,达到传神的境界,还要努力做到贴合人物口型的开合。
  
  现代汉语普通话语音继承了我国传统音韵学的划分,以韵头的有无和韵头发音的唇形为标准,把不同字音的口形分成四类,名为开口呼、齐齿呼、合口呼、撮口呼。如:张( zhang)、南(nan)、啊(a)等都是开口呼字,双唇开度较大;进( jin)、节(jie)、叶(yie)等都是齐齿呼字,双唇开度较小,略向外展;布( bu)、瓜(gua)、庄(zhuang)等都是合口呼字,发音时双唇微合;女(nu)、军(jun)、绿(lu)等都是撮口呼字,发音时双唇撮起。唇形的准确与否对正确的吐字归韵影响很大,所以旧时京剧界有“明四呼,辨五音,正四声”之说,现代有声语言艺术训练也很强调四呼的明确。
  
  因此,国产影视剧作品的配音就要特别注意,演员的每句话不仅要配得长短合适,而且每个字口型的开、齐、合、撮都要严丝合缝,这样才能浑然一体。有时候,有些配音演员只注意了长短一致,忽视了开合这个细节问题,影响了配音创作的效果。比如这样一句台词:“今天是星期日”,有些配音演员因为嫌其不口语、不生活,或者觉得“星期日”三个字都是齐齿音不如“礼拜天”三个开口音响亮好发,于是在配音时顺嘴改成“今天是礼拜天”,这在意义上没有任何不同,但恰恰就是“礼拜天”这三个双唇开度较大,响亮好发的开口音,与画面上人物所发的“星期日”这三个双唇开度较小,略向外展的齐齿音在口型动作上是有明显差别的,因此口型就显得不够准确了。
  
  同样在译制片中,这个问题也应该值得重视。无论是普通话译制片、外语译制片还是地方语和民族语的译制片,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不同语言虽然在声、韵、调上都有着巨大的差别,但在说话时的口型上却都有着明显的表现,如英语里面就有开口音、闭口音和圆口音等。所以我们在配音时,应该在翻译的共同努力下,尽可能地做到选择普通话的开、齐、合、撮与画面上人物口型的开合相一致。
  
  一方面,要尽可能地把剧本台词中的诸如人名、地名等译音词与原片直接对上,还有一些中外发音相同相近的词也要尽量对上,如“爸爸”“妈妈”等等。
  
  另一方面,要主动地选择接近原片口型开合的字词,尤其是在一句话的开头和结尾处,更要注意。比如原声中说“Come in”,我们配成“进来”,就不如“请进”更贴切。
  
  3、贴合人物口型的松紧
  
  一个优秀的演员在塑造人物的时候,一定不是面无表情地说台词(情境规定的除外),也不是一成不变地在表演,他(她)是生动的,丰富的,表现在语言上,是变化的,多样的,那么与之相适应的是他(她)的口型也一定会随着面部表情的不同表现出松紧强弱的控制与变化。而这些细小的变化,往往正是演员“有戏”的地方,“传神”的地方,外部表现与内心情感相和谐的地方,当然也应该是配音演员要抓住“贴上”的地方。因此,我们在贴合口型的时候,还要特别注意与角色人物口型的松紧相贴合。
  
  所谓口型的“松紧”,就是人物在不同的情境下,表达不同思想感情时,对于吐字和气息不同的强弱控制而在相关部位产生的不同的筋肉感觉。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言为心声,人们在表达不同的内容与情感时,“情、声、气、字”不尽相同,筋肉感觉生动各异,当人们愤怒斥责时,往往是气粗声重,其吐字一般都是着力的,嘴部肌肉的筋肉感是紧张的,口型的开合与力度都是很大的;当人们深情表白时,往往是气徐声柔,其吐字也要微微着力,而嘴部肌肉的筋肉感却舒缓轻柔;当人们懒散敷衍时,往往是气少声平,吐字含混松软,嘴部肌肉的筋肉感是松懈无力的……影视作品中演员的表演,依据现实生活的经验,在更加典型的环境里更加生动,更加集中。这就要求配音演员在为原片演员配音时,不仅要贴合口型的长短、开合,更要调整自己发声吐字各器官的筋肉感觉,与原片演员表演时的口部肌肉状态相适应,这样才能更和谐统一。
  
  一是,我们要感受到在具体场景中,人物在具体的情绪状态下,面部肌肉具体的松紧状态,并努力化为自己具体的筋肉感觉。
  
  比如在《红与黑》中,主人公于连在靠个人努力奋斗失败后、醒悟后,在法庭上面对着市长、法官等当权者,愤怒地控诉,愤怒中带着对整个社会不公的犀利的揭露和无情的批判。其中有这样几句:
  
  ……在这个法庭上,我还看到一些人,他们希望以别的罪名来惩罚我!在他们看起来,这罪行更严重!
  
  在这个法庭上,我还看到一些人,希望用我的严重过失来教训那些年轻人!那些来自下等阶级的,那些受压迫的年轻人。因为受到压迫和歧视以及不公正的对待,他们对此进行反抗,他们要求有受教育的机会。他们也要求,在这个被你们富人称做社会的世界上有一席之地。而在你们的眼中,他们的这些要求都是犯罪……”
  
  在这几句中,当说到“他们希望以别的罪名来惩罚我!在他们看起来,这罪行更严重!”时,于连的表情已经很严正了,当说到“那些来自下等阶级的,那些受压迫的年轻人。因为受到压迫和歧视以及不公正的对待,他们对此进行反抗……”于连义愤填膺,瞪大双眼,面部肌肉因为愤怒而紧张有力,口型动程很大,吐字掷地有声。配音时,我们的口腔和面部肌肉也应该具有这种紧张绷紧、动程很大、吐字有力的筋肉感觉,只有这样才是准确贴切的。反之,如果我们的筋肉感达不到这种紧张程度、吐字达不到这种力度,就算我们已经分析体会到了人物的内心情感,就算我们口型的长短开合也对得严丝合缝,但“戏”是不足的,无法传人物之神,还人物之魂。
  
  二是,我们还要善于抓住原片演员表演特点中吐字发声的习惯,以及这些习惯在口型上的表现。比如台湾影星刘德凯讲普通话时牙关很紧,所以在为他扮演的《台湾第一巡抚刘铭传》中的刘铭传配音时,我们就应该牙关稍微着力,后口腔略窄一些;而好莱坞影星史泰龙面部肌肉麻痹,我们在为他配音时颧肌就不能提得太高,要有点“耷拉着脸”的感觉。

 

U87

配音师课堂

最新文章排行

相关文章排行

在线客服
赶快联系我们吧

微信扫一扫